98o9m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定河山 愛下-第四百四十三章 心思紛亂熱推-vb53d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
相对于心中对司徒唤霜这个可怜妹子,即是可怜又是心疼。出言反对与天家结亲,只是单纯的心疼自己这个可怜妹子的刘晋礼。那位同样因为反对这桩婚事,被训斥了一顿的世子,在回房之后却是依旧心有不甘。
自从年初,司徒唤霜被从七星山找回王府后。面对着这个如今出落得花容月貌的养妹,也是好色之徒的刘晋礼,便一直念念不忘。曾多次找父王提出纳为妾室,但都被父王毫不犹豫拒绝之后。又几次不死心或是借着酒醉强行下手,或是下药以便来一个既成事实。
只是他远不是司徒唤霜的对手,连续几次都未能占到便宜。那个女人又机警的很,每次下药都没有得手。还连累自己,被父王多次严厉责骂,甚至还差一点被废掉世子之位。眼下看着这个自己想要得到,却一直得不到的女人,即将成为别人的妻子。
这位世子当着桂林郡王的面,虽说不敢说什么。可偏偏心中快要被气死,但又无可奈何。在回到自己房中后,这位世子是越想越气。想要去司徒唤霜房中,在强行来一次霸王硬上弓。哪怕最后依旧成不了自己的女人,也要给那个可恶的英王带上一顶颜色帽子。
白蛇 严歌苓
沙漠谜情咒 黑叔
可一想起那个女人身上的功夫,自己远不是对手。每次想要借着酒醉去占便宜,都被揍得不轻。以及父王警告自己时那冰冷的眼神,在屋子内犹如驴拉磨一样转悠半天,最终却还是没有敢迈出那一步。别的他倒是不怕,他是担心自己世子的位置。
尤其是自己那位父王,在抵达京城之后总是怪怪的。对待自己的态度,也是愈来愈冷淡。若是被父王发现了自己不顾他多次警告,真的废了自己世子之位怎么办。所以在反复掂对之下,即色心不死又没有色胆的世子,犹豫良久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在这一点上,在他心中认为只要世子之位能保住,那个女人早晚都是自己的他,做的还算是聪明。只是心中憋闷异常的他,想要出去找一个女人发泄一下。但一想园子里面那些女人的身份,又瞬间便没有了兴趣。
蒼穹戰神
此时在京城中这座桂林郡王府别院之中,的确有四十多个从王府带来的,以舞姬名义养着的女人。这些女人都是桂林郡王日常用来待客,或是用来犒赏那些所谓有功人员的。说是舞姬,实则与那些所谓的家妓并没有不同。先不说干净不干净,自己若去岂不是自降身份?
可这股邪火发不出去,又实在闹心的他。一把拽开房门准备找个丫鬟时,却正巧看到一个身上服饰,应该是管事的中年妇人,带着两个姿色不错丫环,正从自己房门外经过。在大致扫了一眼后,他突然发现这个妇人虽说已经三十有余,可姿色也算得上不错。
尤其即便是隐藏在,有些臃肿的冬衣之下,也能看出极其丰盈。除了腰部略微粗了一些,其余的部位倒是与自己念念不忘的司徒唤霜,有着六七分相似的身材,让其不由得色心大动。便一抬手,将那个妇人连同两个也算是娇俏可人的小丫环,一同叫进了自己的房内。
原本无论是妇人也好,两个丫环也罢,都不是很想进去。毕竟现在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自己身份卑贱,万一冲撞了世子倒霉的还是自己。尤其是那位明显已经成亲的妇人,从世子不断在自己胸前停留,略带凶狠的眼神之中,已经感觉到一些不对。
可面对世子的话,却是不敢有半分的不服从。因为她们在进府第一日,便得到了总管的叮嘱,等到主子与少主子到之后,千万别顶撞或是违逆主子们的意思。否则到时候打死,都没有地方去伸冤去。满京城可是没有一个官员,敢接手桂林郡王府的案子。
所以哪怕再不情愿,但面对世子的强势,这三女也只能硬着头皮进了屋子。只是在进了屋子后,这位有些那啥上脑的世子,甚至连房门还没有关都顾不上。便伸出一只手,有些轻佻的抬起了那个妇人下颌,借着房内的烛光又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妇人。
发现在烛光之下,这个妇人居然比在外面看到的还要可人。此时更是色心大动的世子,围着这位风韵犹存的中年美妇转了一圈后,有伸手抬起这个不敢抬手妇人下颌,很有心情的问了一句:“你是什么时候进的别院,嫁人了?你是家生子奴才,还是签了卖身契的奴才?”
在世子狼一般眼神的扫视之下,这个妇人战战兢兢的道:“回少主子的话,奴婢不是家生子,也不是签了卖身契的。七月十五前,刘老总管便接到王府通知,说几位主子年底要来京中。而且这次恐怕要在京城过年,所以便买了一批丫鬟和奴才服侍几位主子。”
唐門毒宗
“因为这次买的丫鬟和奴才多,院子内的管事不够。奴婢夫家原是为府中送马料的,与院子内的刘老总管熟悉,便被招进来在这段时日内,帮着管理内宅这些丫头。奴婢也是为了多挣几个钱贴补家用,所以才答应进府来帮忙的。她们两个,则都是新买的丫环。”
对于这个妇人,在回答自己的时候始终不敢抬头,还拼命想要摆脱自己捏着她下颌的手。这位世子权当做没有感觉到一样,一边打量着这个妇人,即便是在臃肿的冬衣之下,胸前依旧显得丰满的部位,一边淡淡的道:“不是签了卖身契的,不错?那经历过几个男人了?”
世子这句话一说完,更是清楚的知道这位小王爷,要做什么的这个妇人。连忙跪下一边哆嗦一边道“回少主子的话,奴婢已经成亲,就跟过丈夫一个男人。少主子,奴婢已经嫁人,还有了两个孩子,还请少主子放过奴婢罢。奴婢这就帮少主子,去寻几个年轻貌美的丫头。”
而对于这个妇人苦苦恳求的话,那位世子权当做没有听到。直接将这个妇人拎起来,丢到了自己的卧榻上。一把撕开妇人死死捂住的衣襟,满脸狞笑道:“嫁过人、生过孩子的才好,比那些青瓜蛋子可是要有滋有味的多。小爷,就喜欢你这样有丈夫的。”
一边不顾妇人的挣扎,继续撕扯着衣物,一边冷冷吩咐身后被眼前这一幕,吓得直哆嗦的两个娇俏可人,不过十四五岁丫头:“别用小爷亲自动手,自己脱了衣服上榻来。今儿若是谁让小爷不高兴,不用等明儿,小爷就活剥了她的皮。”
武家栋梁 冰镇乌梅汤
说罢,便压上了那个可怜妇人,疯狂的折腾起来。而面对着不管不顾的世子,那个女人却是挣扎都不敢,只能一边流泪一边苦苦哀求世子能够放过她。只是面对她的苦苦哀求,换来的除了更疯狂折腾,甚至是连掐带咬之外,什么都没有换来。
就在这位世子像是发疯了一样,拼命的折腾着三个可怜的女人时。并不知道自己那位父王,此时正在书房之中,与自己那个本以为已经死了的三哥见面。若是这位世子知道此时书房中,正发生的事情的话,恐怕也就没有那个心情再去折腾了。
同样,此时发生在桂林郡王别院之中的事情,也不是已经回到英王府的黄琼能掌握的。而从宫中回到王府后的黄琼,草草的用过晚膳后,极其罕见的没有去陪着何瑶休息。只是告诉今晚不用人侍寝,并让段锦陪着何瑶一同休息后,便返回了自己的书房。
知道黄琼一要回书房,肯定是又遇到什么难心事儿的何瑶。看了看自从回来后,脸色一直有些晦暗不明的黄琼,尽管心中很是有些担心,但也约束了诸女不去打搅他。至于黄琼究竟在宫中遇到了什么事情,何瑶并没有刻意的去追问。
她相信到了该让自己知道的时候,不用自己去问,黄琼也会告诉自己的。而且何瑶不仅自己没有去问,便是连段锦想要问个究竟的举动,都被她给拦了下来。在何瑶看来,一大清早便被招到宫中,又待了将近整整一天才回来,应该是皇帝有国事找他。
何瑶认为既然是国事,那就不该是她们这些女人,该去参合的东西。所以,何瑶才拦住了想要问个究竟的段锦,而是将她拽回了自己的房中。只是一心想要做一个贤妻的何瑶这次,却是真的猜错了。黄琼今儿进宫虽说也算是国事,但实则上让他闹心的还真不是国事。
黑帝的逃婚新娘 满树桃花
坐在书案后面,黄琼把玩着司徒唤霜送给他的那块玉,心思却是极其复杂。尽管此时的他,很想去夜探一下桂林郡王在京的那座别院,去找司徒唤霜问一个明白。哪怕是司徒唤霜依旧不肯与自己说实话,但至少也要证实自己的猜测是否是真实的。
再見校長大人
不过黄琼也知道在,桂林郡王的那座别院,肯定不会像是现在已经人去屋空的蜀王别院,那么好进。永王曾经与自己说过,当年桂林郡王大破少林寺的时候,将少林寺内的能够找到的武功秘籍收罗一空。想必有了这些秘籍在手,桂林郡王府中的高手,肯定不会太少。
想要一探桂林郡王府,自己还需要寻找机会。至少今晚,绝对不是一个好时机。想到这里,只得打消那个念头的黄琼,又拿起那枚玉佩反复在琢磨着,司徒唤霜究竟有什么难言之隐,便是连自己都不能说?他这一坐,便一直坐到了子时才站起身来,披上大氅走出了书房。
原本想要在府中走走,以冷静一下头脑的黄琼,却愕然的发现自己走了一段时间下来,却不知道为何又来到了吴紫玉的院子外。看了一下也许是为了防自己,所以今儿紧闭的院门。这次黄琼却没有任何犹豫的翻墙而过,来到吴紫玉的门外,轻轻拽开房门走了进去。
进到屋子内的黄琼,轻车熟路的走到暖塌之前,借着昏暗的月光,看着暖塌上正在沉睡女人姣好的面容。想要伸出手去抚摸一下女人的脸,却又怕将人惊醒。只是此时心思有些混乱的黄琼,却没有发现暖塌上的女人,自他进入这间屋子之后,呼吸便有些急促。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