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ptt-第二百七十一章 蠻荒古獸,血海祭壇閲讀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这个世界文明是从废墟上建立,即便在最古老禁地的记载中,黑暗与动乱也是大部分时间的常态。
许多修炼功法、传承、古器…都是在一次次挖掘中获得。
但古老土壤中的化石、无名岩洞上的壁画…许多迹象都表明,在那最接近蛮荒的时代,天地间充满了无数巨兽。
他们有的是种族,有的是天地偶然诞生,先天就强大无比的生灵。
那是一个巨兽统治一切的蛮荒时代,无论上古先民,还是妖族,全部在其淫威下瑟瑟发抖。
上古先民祭祀、崇拜这些巨兽,其中有些接受献祭,渐渐成为庇护者,被称之为荒神。
而那些强大无法沟通的,则被称为荒兽,因此荒神与荒兽的战争,占据了那个古老时代的主流。
然而奇怪的是,这些强大的物种似乎在很短时间内迅速消亡,随后各个种族的文明开始爆发…
草原上,这惊天动地的搏斗场景让所有人震撼,久久无言。
“还好这些东西已经死了…”
元黄一声感叹,随后抬头四顾,眼中满是浓郁的杀机。
“诸位,莫放跑一个!”
天阁群妖顿时会意,身形闪动,隐隐围住了血海,只留一个出口,直奔更北面的冰原方向。
他们一个个心狠手辣,当然不是有心放对手一马。
所谓“困兽犹斗,围三阙一”,这是围城战中最狠毒的阳谋,放的目的是全歼。
血海之上,狼山和血海众多大乘境脸色变得异常难看。
“大王,我们…”
几名体型庞大的血海古族欲言又止,他们已经有了逃离的意思。
反正他们一族虽然生育率极低,却繁衍方式特殊,近似无性胎生,只要留的青山在,就有重新崛起的机会。
狼山的阴狼主则已经彻底压制不住怒气,“煞波利魔王,我当初就说不要理会他们,如天河水府一般就行,你偏要…”
“天真!”
血海之主煞波利魔王此时也懒得再敷衍,阴寒的声音不断弥漫,“即便妥协,也难逃一劫。”
随后,他看了看周围,眼中闪过一丝幽光,“你们听着,我血海的底蕴已经启动,诸位只要再撑片刻就行。”
血海众多邪祟面面相觑,他们从未听过自家有什么底蕴,全靠阴间探索和此血海阴煞。
不过煞波利魔王远比他们要古老,难不成血海真藏了什么能翻盘的东西?
想到这儿,无论血海还是狼山,都重新升起了一丝希望。
对方围三阙一,目的很明显,要是溃散逃跑,恐怕大半都会死,不如留下拼得一线生机。
想到这儿,血海众多古族气机连成一片,齐齐捏动法诀,血海禁地周围埋在土中的硕大怪石忽然嗡嗡响动,血光冲天而起,随后弥漫开来,血影重重,翻涌滚动。
这是血海禁地的防御大阵,因为天阁人数众多,肯定无法拦截,因此没有开启。
不过他们现在的目的已经改变,只想拖延时间,等待煞波利魔王所说的底蕴。
巨兽厮杀,血海翻滚,日月无光,大地震动,此时的草原深处,已经如同神魔战场。
天阁群妖也没有着急动手,他们在等待最合适的机会。
此时,场中两个巨兽的战斗也分出了胜负,荒兽妖骨已经被护法猿神将拆的七零八落。
这东西当然会重新合拢,但却被护法猿神将一把摁住,拼命挣扎,却无法动弹。
被封人族神道神位后,银球中的仙奴神魂已经多了一丝灵性,只不过天生木讷,不爱讲话,但其却在不断挖掘神尸血脉中的古老记忆。
盯着手中不断挣扎的妖骨,猿神将脑中忽然一道灵光闪过,手臂长毛状的触须突然疯长,将那妖骨死死缠绕。
似乎感觉到了危机,妖骨挣扎力度越来越大,怪异力场将周围地面都腐蚀出了大洞,然而却渐渐被不断生长的肉须淹没…
元黄眼中精光一闪。
胜负已分,决战时机到了!
对方毕竟有三十多名大乘境,硬拼厮杀必有损伤,只有以护法神将为矛,才能摧枯拉朽。
血海狼山众多邪祟神情紧绷,频频转头望向血海之主煞波利魔王。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但这称霸草原数千年的三头魔王依旧不言不语,只是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更令众人吃惊的事发生了。
猿神将手臂触须渐渐恢复正常,那荒兽妖骨竟然紧贴在其手臂上,肋骨为护腕,四爪为纽扣,脊柱为支撑,硕大怪异的尖锐头颅在前,如同腕刃,腐蚀性的光波不断扩散。
在场所有大乘看得头皮发麻,却不知在那久远的蛮荒时代,这些天生巨兽增长实力的方法就是互相吞噬。
吼!
猿神将眼中也闪过一丝兴奋,鼓起粗壮双臂仰天怒吼,山岳般的躯体如同盖世魔神。
血海上众多邪祟头皮发麻,阴狼主忍不住厉声喝道:“煞波利魔王,你说的底蕴到底在哪?!”
三头红皮的煞波利魔王微微一笑,“诸位,只要再撑片刻即可。”
而就在这时,护法猿神将猛然低下头颅,鼻孔喷出两股巨大白气,轰隆一声高高跃起,右拳拉开,妖骨腕刃闪着诡异光芒。
轰!
看似威力强大的血海防御大阵,竟然如气球般被一击攻破,地面轰然四裂,巨大的土块飞溅后又被扯成碎片。
“杀!”
元黄眼中凶光一闪,带着天阁群妖一拥而上,瞬间阴雾涛涛,煞光妖火翻滚,将整个血海笼罩。
要说天阁群妖四十多名大乘,血海狼山三十多名,差距并不是很大,但战况却呈一边倒之势。
主要是护法猿神将凶威无敌,首先便吸引了大半攻击,但庞大的躯体不死不灭,受伤部位转眼便恢复如初。
猿神将猛然张开大嘴,青色的罡风如龙卷般呼啸而出。
这种罡风是神尸肉身神通,威力强大无比,元黄曾被擦着,都碎了半个身子,两名大乘境狼妖一时不防,血肉飞溅的同时神魂俱散。
“格朗、乌郎!”
白发獠牙的老者阴狼主目呲欲裂,仰天一声凄厉狼嚎,上空顿时黑山圆月,幻象纷呈。
猿神将头脑恍惚,微微摇了摇头。
阴狼主顿时大喜,“诸位,它的弱点是神魂…”
话还没说完,猿神将就轰然一拳砸下,阴狼主那通天幻象碎裂,自己也被妖骨腕刃砸碎,神魂消散,躯体化为脓水。
神魂弱点简直可笑。
这仙奴银球来历神秘,仙奴的神魂强大无比,介于仙凡之间,否则怎能驱动神尸。
阴狼主判断失误,即便身为狼山之主实力强大,也着实死的憋屈。
而另一边,元黄领着天阁群妖趁势追杀,基本是二打一,或者三打一,短短片刻就消灭了三名敌人。
这些都在瞬间发生,血海上空原本就已经沸腾的天地灵气很快变得狂暴异常。
轰隆隆!
血海一族的黑石岛屿根本坚持不住,顷刻碎裂崩塌,而上面早已肝胆欲裂的红皮獠牙古族,无论天劫还是神游,都在这恐怖的攻击波及下化为灰灰。
大乘境掌控天地元气,彼此间的战斗过于恐怖,别说人族城市,就连禁地也无法承受。
“啊!”
一名血海古族邪祟浑身血肉飞溅,惨叫着连连后退。
他的敌人是元黄,虽然血色煞光威力非凡,但碰到元黄这异种蚂蝗成妖,简直就像碰到了克星,刚一出手就浑身血气爆裂。
这名血海大乘境血光炸裂,顿时出现在煞波利魔王身边,着急嘶吼道:“大王,我们翻盘无望,快走吧!”
“走…去哪里?”
血海之主煞波利魔王突然露出个诡异的笑容。
“我们血海一族,离开这个地方就什么也不是了。”
这名血海古族一愣,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大王,你什么意思?”
煞波利魔王微微一笑。
“时间到了…”
轰!
他的整个身躯忽然炸裂,化为无数诡异猩红血丝,瀑布般蔓延开来,将剩余的狼山血海大乘邪祟缠住。
元黄瞳孔一缩,嘶吼道:
“快躲开!”
然而已经迟了,蛤蟆大尊和一名夜叉尖叫着被缠了起来。
“元黄老弟,快救我!”
蛤蟆大尊吓得呱呱直叫,被这血丝缠上,浑身气机竟然瞬间凝滞,变得如同凡人一般脆弱。
元黄头皮发麻,连忙上前施救,但速度更快的是护法猿神将,只见他大手一抄,竟然连人带血丝扯断。
蛤蟆大尊获救后,看着身上血丝消散,法力气机重回掌控,顿时松了口气连连作揖。
“多谢护法神将!”
护法猿神将没有搭理他,而是看向了血海,神情凝重。
就在刚才,这具神尸的躯体竟然本能似的微微颤动,似乎在害怕什么。
元黄等人也察觉到了不对,围在一起警惕地看着前方。
只见血海之上,竟然如沸腾般卷起万丈波涛,刺鼻的血腥味开始弥散,在响彻天地的嗡嗡声中,一个巨大的血色祭坛缓缓升起。
祭坛之上,血海和狼山禁地的邪祟全部被血丝缠绕捆绑,一个个吓得肝胆欲裂。
而随着一团鲜血滚滚涌动,血海之主煞波利魔王也重新出现。
他诧异地看了神尸一眼,随后也不理会,不顾那些狼山血海邪祟的疯狂咒骂,跪在地上开始缓缓祈祷。
一种从未有人听过的语言在血海上空回荡,元黄等人只是听到,就气血翻涌,烦闷欲吐。
与此同时,正在沙洲炼器的张奎眉头一皱,突然站了起来,死死盯着草原方向。
他萌头术修炼至大成,秋风未动蝉先觉,能借冥冥中一丝气急感觉到危险。
就在刚才,草原那边有股诡异的气机升起,虽然并不强悍,但却似乎连接着某个令人惊悚的存在。
这种感觉非常熟悉,张奎脑中灵光闪过,顿时想起了玄阴山神庙古殿。
“天外之敌!”
张奎面色阴沉,身形飘飞而起沉声道:“神庭钟,出!”
原本镇压在昆仑山顶的神庭钟顿时嗡嗡直响,出现在他的面前。
而萨满神山之上,神庭钟分体也在大军惊骇的目光中金光四射,瞬间向血海飞去。
与此同时,那血色祭坛气机越发恐怖,血海之主煞波利魔王卑微地跪在地上,以一种怪异的姿势不断祭拜祈祷。
“大王,饶命!”
一名血海古族顿时感觉到大难临头,嘶吼着求饶。
“哈哈哈…”
煞波利魔王眼中已满是疯狂,“本来一直不敢尝试,但这次血海之劫却让我下定决心,你们不是一直在追寻我们异族的历史么…”
煞波利魔王看了看四周,深吸了一口气,口中开始流出滚滚黑血,“诸位,随我一起重归神的怀抱!”
“护法神将,快阻止他!”
元黄眼皮直跳,心中忽然升起莫大的危机,对着护法猿神将吼道。
他们刚才已经尝试过,一到祭坛旁边,浑身法力就开始消散。
而神尸眼中也金光熊熊燃烧,猛然张开大嘴,吐出青色罡风。
仙奴刚才已经试过,神尸躯体对那祭坛似乎本能产生畏惧,僵硬难以驱动。
这种可能只有一个,就是曾经的荒神之死,与这个血色祭坛有关。
而让他们崩溃的是,青色罡风在快到祭坛旁边时,竟然瞬间消散,就像维持其存在的灵气也被压制。
血色祭坛上,一个个狼山血海的大乘境邪祟开始融化,在咒骂和惨叫声中,跪在地上的煞波利魔王眼中恍惚出现了幻觉。
那是一颗巨大的血色星球,几乎全部被血色海洋覆盖,难以想象的血色巨浪龙卷般喷涌而起,就像无数条扭曲的触手,而在血色海洋之上,是一个巨大的青铜人脸…
“呃…呃…”
煞波利魔王口中发出无意识的声音,盯着天空,脸上满是迷醉,身体渐渐融化。
轰!
血色祭坛之上,一股粘稠的血光忽然冲天而起。
“休想!”
就在这时,金光四射的神庭钟分体从天边飞射而来,里面传来张奎的怒喝声。
嗡嗡嗡!
神庭钟分体疯狂震颤,与此同时神州结界内大量神力汹涌汇聚,构成了一条短暂的神力通道。
这东西原本只能传音,但随着神力不断积累,已经能构成短暂通道,不过消耗太大,很不实用,但此时却已顾不上其他。
沙洲巳灵山上,张奎早已通过神庭钟得知现场情况,额间“长生眼”猛然张开。
轰!
一股浓郁的黑光汹涌而出。
顺着临时构建的神力通道,黑色的寂灭神光瞬间射出,带着惊人的死寂之气,与那浓郁血光碰在一起。
怪异的嗤嗤声回荡在天地间,两股神光碰在一起不断消逝。
祭坛上,一个个的邪祟被融化献祭,当最后一个死亡时,煞波利魔王的脑袋突然出现,怨毒而绝望地嘶吼道:“不!”
“由不得你!”
张奎一声冷哼,寂灭神光更加汹涌,将渐渐衰弱的血光压制,随后轰在祭坛上。
血性的神性、古怪的法则被不断剥夺吞噬,这血色祭坛也渐渐变得苍白,最终片片碎裂,化为灰烬…
“护法神将,把这鬼地方彻底捣碎!”
神庭钟分体里传来张奎恼火的声音,随后金光变得暗淡无比,落在了一脸懵逼的元黄手上。
神尸仰天怒吼一声,冲进血海疯狂破坏,而众妖则面面相觑。
他们不是傻子,张真人明显知道些什么,能让他都着急的事,会是什么?
沙洲巳灵山上,张奎额头竖眼缓缓合拢,心中却没有半丝高兴。
这种鬼祭坛和上次那个明显不一样,天知道这个世界还有多少。
他转头看了看祥和宁静的神州结界,“时间可能不多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