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j92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 ptt-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鑒賞-3zff1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李承乾勃然大怒的退朝。
陈正泰则优哉游哉的跟在他的身后。
不得不说,这是一次预演,从此可以得出,唐太宗的儿子……还真不好做啊。
开国时期,多少虎狼的文武之臣,这些人,哪一个是省油的灯?
再加上,唐朝的儒家可还没提出什么君臣父子呢,人家分明说的是,君视臣为草芥,臣视君为寇仇。
宰了你李承乾又如何?
李承乾瞪了陈正泰一眼,冷笑道:“你为何不动怒?”
陈正泰嬉皮笑脸地道:“我陈家想要发财,他们也想发财,陈家发了财,便挡了他们的财路了,他们叫唤一下,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我有什么可气的?这天下又不是陈家的。”
而后,陈正泰收起笑:“陈家大不了,还可让出一点实利出来,与他们沆瀣一气,一起发财。他们是世族,陈家也是世族,这天下无论姓什么,陈家不照样也延续下来了吗?只是太子殿下,那北周和隋朝的皇族,现今何在呢?”
云杰帝国 云杰球长
李承乾的脸色阴晴不定,哼了哼道:“你少拿这些话来继续气孤。”
陈正泰却是笑了笑,很快二人就到了密室,此时李世民的高热已是退下了。
这倒是今天最值得高兴的!
看来药物果然起了效果,另一方面,也是李世民的体魄强壮的缘故,此时李世民吃了一些流***神好了许多,脸色也恢复了一些红润,换药的时候,伤口处没有感染的迹象,已明显有伤口愈合的迹象了。
见了李承乾和陈正泰进来,李世民见二人穿着朝服,便道:“承乾,如何?”
錯愛【網王36】
李承乾气呼呼地道:“这些人胆大包天,胡言乱语,儿臣……儿臣……”
李世民似乎早就想到如此,倒没有感到一点意外,只淡淡道:“骄兵悍将,岂是你可以驾驭的呢?”
而后,他叹了口气:“倘若朕当真驾崩了,你们孤儿寡母,会是什么样子啊?”
陈正泰站在一旁,心里想,只怕这个时候,李世民也有杀这些功臣和世族的心了吧。
若是知道自己早死,儿子驾驭不住,不统统宰了才怪,这个时候还讲什么武德?
历史上的李世民之所以仁慈,只是因为他登基的时候正在春秋鼎盛之时,觉得自己有足够的时间,花费数十年去慢慢的等待这些骄兵悍将们凋零。
而这一次生死劫却是让他惊醒了!
李世民随即道:“这一次当真多亏了正泰啊。”
陈正泰微笑道:“陛下,这算不得什么。”
李世民似乎恢复了不少气力:“这些人……树大根深,尾大不掉……若是不予重创,朕恐长此以往,要毁了我大唐的根基……该如何是好呢?”
陈正泰道:“陛下,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陛下能操控他们的财富即可。”
涼仇
李世民讶异地道:“操控他们的财富?”
陈正泰道:“世族们的根本,在于他们世代积累的财富,这些财富只要一日掌握在他们手里,他们就可以凭借这些,威胁朝廷。既然如此,那么为何不引导他们,让他们将财富投入到陛下可以控制的地方去呢?到了那时,他们的财富多寡,尽都为陛下所控制,自然而然,也就无害了。”
——————
雨后水洼
李世民奇怪的看着陈正泰:“如何操控他们?”
陈正泰笑了笑道:“倒是有一个办法,不过……却需花费一点时间。”
李世民有时觉得陈正泰这个家伙,总是有些看不透,不过……他对陈正泰是绝对放心的,于是毫不犹豫道:“需要朕做什么?”
“需要陛下拭目以待即可。”陈正泰道:“到时陛下自然知晓了。只是儿臣却需布置一下,而后再请君入瓮。”
李世民觉得匪夷所思,便又问:“那些世族,如何会听凭你处置?”
陈正泰笑呵呵的道:“陛下这就有所不知了,他们并非是听凭儿臣的处置,而是……儿臣只要造势,他们就得要跟着这势头走不可。”
“造势……”李世民若有所思:“说来听听。”
“这东西倘若说了出来,就不灵光了。”陈正泰很认真的道:“待会儿,儿臣只怕要回家一趟,好生交代一番,此番这些人想谋陛下和臣的家产,那么儿臣也就不客气了。陛下大病初愈,还需好好的歇养,以陛下的身体,再养几日,便可恢复了。”
李世民不知陈正泰葫芦里卖什么药。
看着陈正泰信心满满的样子,李承乾更是心里满是好奇起来。
方才他觉得自己遭受了奇耻大辱,这才知道,原来是不是皇帝并不重要,对于这些骄兵悍将们,他即便做了天子,他们也未必肯服他。
李承乾道:“孤随你去。”
“你好好照顾陛下。”
看了看还没完全康复的李世民,李承乾只好作罢,只是一张脸怏怏不乐。
倒是李世民道:“快去吧,朕倒想看看,你到底故弄什么玄虚。”
陈正泰应了一声,随即便告辞而去。
这几日都待在宫中,现在李世民身体终于渐好,陈正泰有一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只是……现在外朝还乱做一团,他们若是知道李世民起死回生了,却不知是什么样子了!
一想到这个,陈正泰便忍不住大乐。
他匆匆的回到了家里,立即让下人将三叔公请了来。
三叔公一见到陈正泰,激动的不得了:“正泰,这几日在宫中,里头的形势如何了?”
拱宸渡
陈正泰笑呵呵的道:“这个不好说,也不能告诉叔公,这涉及到了天大的机密。”
三叔公颇为担忧:“现在我们陈家没了爵位,又听闻新军要裁撤,现在不少人都在觊觎我们陈家呢。”
陈正泰却是道:“而今交易所的事态如何了?”
“还能怎么样?”三叔公叹了口气:“股价跌了不少,虽没从前那般丧心病狂了,可还是不禁令人担忧,现在老夫没心思顾着这个了……”
“要顾着。”陈正泰道:“那浮梁县的窑口,已经建的差不多了吧?”
“早就建了不少窑了,瓷器烧了不少。”三叔公对于陶瓷的买卖,不甚上心,在他看来,这浮梁县离得太远了,山长水远的,虽有水路运输,却还是有些不便。
可不知怎的,陈正泰对此,却极看重,三叔公便道:“怎么?”
陈正泰道:“要预备将咱们这浮梁瓷业上市了。”
“上市?”三叔公不解地皱了皱眉道:“这……又是什么缘故?”
“等着瞧吧,想尽办法,先运一批货来,预备要开一个陶瓷的门店,这门店,要开在长安和二皮沟最热闹的地方,地段要最好,门店的装饰,也要越奢华越好。”陈正泰气定神闲地继续道:“这是天大的事,一定要办好。除此之外,百济那边可有什么消息?”
“百济?长孙冲那个小子?”三叔公一说到此人,便乐了:“哈哈,这个小子去的时候,还以为自己是苏武呢,预备去百济那牧羊,哪里晓得,在那儿日子过的舒坦的不得了,他在百济便是土皇帝,不知多少人巴结着,何况……又有不少我大唐的商贾去,带去各种奇货,这上至百济的过往,下至百济群臣,以及我大唐的商贾,哪一个不是将他供起来的?”
陈正泰便道:“到时候再带一批货去百济,噢,是了……门店的地皮要选好,这门店如何营造,我得想一想才是,到时我画一个图纸,让匠人们来造,总而言之,花钱会不会?可劲的花就行了!”
三叔公道:“这个老夫会,不过……”
“不要不过了……”陈正泰绷着脸:“此事就托付给叔公了。”
三叔公不无忧虑的道:“只是此时,并不是最好的时机啊,不是陛下正生死未卜……”
陈正泰摇摇头道:“陛下的事,叔公不必放在心上,按我说的去做就行,好了,不说了,我去书斋。”
一听到又要去书斋,三叔公立即露出了怪异的表情,最终摇摇头,叹了口气道:“果然,这一点也很像老夫。”
陈正泰信步到了书斋,书斋里头,武珝正提笔写着什么,听到一声咳嗽,峨眉微扬,见是陈正泰,随即喜道:“恩师……”
“你在做什么?”
武珝忙是正色道:“学生在算账。”
“这几日我们陈家的进账几何?”
“不。”武珝摇摇头:“学生算的是……别人家的账,比如博陵崔氏,比如长安韦氏……”
陈正泰也算是服气了,怎么感觉武珝属贼的,专门帮着陈家惦记别人,他便忍不住道:“这也能算?”
“怎么不能算呢?”武珝道:“根据他们在外买卖的钱粮多少,大致可以推算出身家的,只是会繁琐一些,还要控制住一个变量,学生也是在此百无聊赖,所以试着算一算。”
豪門蜜愛:億萬boss寵小妻 初壹
陈正泰对她的爱好已经无语反驳了,哈哈一笑道:“这倒有趣,不过你若是有兴趣,自管算便是了。”
帝國攻略 晴了
武珝则是道:“陛下是不是身体恢复了?”
陈正泰诧异道:“你如何知道的?”
她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道:“我见恩师神采飞扬,便晓得肯定是有喜讯了。陛下龙体恢复,这是天大的好事,只怕现在,陛下正是在等一个时机,让天下的臣民们大吃一惊吧。”
陈正泰坐下,武珝已乖巧的起身,斟了一盏茶来,送到陈正泰面前。
陈正泰拿起茶盏喝了一口,不疾不徐地道:“这是机密,现在不能和你说,这一次能救驾,其实你是头功,等到时陛下论功行赏,定要好好的举荐你。”
武珝却是摇摇头:“我一女子,要功劳做什么呢?现在我只愿好好侍奉恩师,便已满足。我这些日子读了许多书,越发觉得恩师的书架上,许多书甚是高深,倘若真能参透一二,定是受用无穷。恩师……我只问你,这世上有一种东西叫做能量,就如……咱们烧开水一般,只要烧了开水,便可得到能量,倘若如此,那岂不是和风车磨坊一般,通过将水烧开,便可……”
“啊……”陈正泰一时无语,自己就是个学渣啊,这些物理的基础知识,十之八九都丢给老师去了。
一听武珝认真的和自己研究这个,陈正泰忙打断:“这个嘛,你慢慢领悟便是,不要什么都来问为师,如此简单的问题,为师事多,实在抽不开身来一一教导,你多看看书吧。”
夜已深 重虹
说的脸不红心不跳!
武珝的脸却是微微一红。
想来即便聪明到她这样的地步,也万万没想到,自己的恩师也会糊弄她。
她心里只是想,自己确实孟浪了,确实不该问这些小儿科的问题,烦扰恩师,于是老实地嗯了一声。
陈正泰在此闲坐片刻,突然道:“此次,若是陛下当真能起死回生,你认为天下会如何?”
“这……”武珝想了想道:“只怕陛下的心思要变了。”
“心思要变了?”
武珝道:“我听闻,自从陛下生死未卜,朝中百官,不少人变得骄横起来。当然,这也是情理之中,陛下对百官们历来宽厚,这根本的原因就在于,陛下正值春秋鼎盛之时,比起许多功臣而言,陛下的年岁还算是小的。可一旦陛下走了一趟鬼门关,意识到生命的脆弱,只怕将来对百官会更为苛刻。”
野王
顿了顿,武珝随即又道:“而满朝文武,只怕也会心里生出恐惧之心吧。”
“是啊。”陈正泰道:“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利用这种恐惧,恐惧才是发财的最好时机。”
深海恶蛟分身
武珝不由抿嘴一笑:“恩师此言很有道理,看来恩师已有了应付之策了。”
陈正泰谦虚道:“哪里谈得上什么应付之策,不过是跟在陛下后头,狐假虎威而已,嗯……这个我很擅长。”
武珝露出憨态:“我也要狐假虎威,跟在恩师后头……不过……”
她又垂头,露出大家闺秀的模样,抽了抽鼻子:“不过魏师兄可不准我这样做,他要我规规矩矩,如若不然,便饶不了我。”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