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6bt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討論-第二百五十四章 魘魔千羽-hf08o

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人宗門徒秦时明月之人宗门徒
“棠溪九坊,同气连枝。罢手吧。”欧岚看着莫醉开口说道。
莫醉心底一震,却是苦涩的摇了摇头,他何尝不知道棠溪九坊虽有争斗,但却从来没有过刀剑相向的内斗。只是他没的选择,他们墨阳剑坊已经跟韩国纠缠不清了,韩国亡了,他们又如何独善其身。
“我们不想杀你,所以只想把你送离韩国,等一切平定了,再回来吧。”欧岚继续说道。
莫醉如何不明白欧岚他们这是为了保全他的名声,同时也是为了堵住天下人的嘴。毕竟董狐直笔,赵盾弑其君的故事是三晋之国的百姓都知道的。
所以反过来,他不在了韩国,韩宇身死,也就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了,到时候他再回棠溪,就没人能说什么了。
“我知道你们的好意,但是我已许心诺。”莫醉郑重的说道。再次向欧岚和合伯剑主行了一礼。
欧岚和合伯剑主对视了一眼,回了一礼。
古人重承诺,心诺很罕见,就是在心中许下了承诺,然后义无反顾的去践行。因此莫醉说出了他已经许下心诺,欧岚和合伯剑主也都尊重他的选择,没有再想着逼他离韩。
“唉~”一声叹息,无尘子和少司命出现在了墨阳剑坊之前,看着莫醉。
“见过无尘子掌门!”莫醉,欧岚和合伯剑主都是带着弟子行礼。
无尘子拱手回礼,然后看着莫醉,叹了口气道:“何必呢?”
莫醉看着无尘子,又看向他腰间的黑色长剑,目光一凝,宛冯剑主江南雨看来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宛冯剑主死了?”莫醉看着无尘子问道。
无尘子点了点头,道:“江南雨大师已经兵解了。”
莫醉,欧岚和合伯剑主都是心中一震,江南雨是棠溪九坊之中仅次于南桉的高手,无尘子身边只有少司命,是怎么杀得了江南雨的?
“他不能死在你们手上。”无尘子看向欧岚和合伯剑主开口说道。
欧岚和合伯剑主都是皱了皱眉,旋即明白了,无尘子是不想棠溪九坊内乱,所以自己出来做这个恶人,把墨阳剑坊的仇恨引到他身上,保证了棠溪九坊始终团结。
“你骗了世人!”莫醉看着无尘子说道,如果没有修为,无尘子凭什么杀的了江南雨。
无尘子看着莫醉摇了摇头,他能杀江南雨是因为江南雨故意求死,没有全力施展,所以才会死在他手上。
时间回到一个时辰前,无尘子被随侯剑的怨念笼罩着,那是从随国铸造随侯剑开始的,为了抵抗楚国的进攻,随侯召集了三千随国铸剑师,开始铸造随侯剑。
然而随侯终究是没有见到随侯剑的出世就死在了楚国兵锋之下。而后楚国知道了随国在铸造随侯剑,于是遍想着逼迫随国铸剑师将随侯剑铸造完成。
但是负责铸剑的三千铸剑师都拒绝在随侯剑上再敲下一锤。暴怒的楚国将军于是下令将这三千铸剑师的家人抓来,投入剑炉之中,威胁他们铸剑。
最终却是数万人投炉铸剑,却没有一人愿意再在随侯剑上落下一锤。
于是在家人死绝之后的三千铸剑师以秘法跳入了剑炉之中,将炉火熄灭,而后将剑胚打入了云层之中消失不见。
出于对楚国的残暴,这些投炉铸剑之人的怨念都汇聚到了剑胚之上。
看着一个个被楚国士兵推入剑炉的人,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化作炉火。无尘子有些明白了武安君白起坑杀赵国四十万降卒的时候的心情了。
就这冲天的怨气,难怪长平之战以后白起会退下来让副将王齮接替他掌管秦军。恐怕不仅仅是秦王的要求,也是因为他自己被影响了,然后知道了赵人之心。
而这个影响是长远的,以至于到武安君白起身死之时,也是在感叹,何罪于天而至于此哉?最后却是又感叹,长平之战,赵卒降者数十万人,我诈而尽坑之,是足以死。
显然就是白起被这四十万降卒的怨念缠身了。而长平之战以后,鹖冠子就离开了,开始了他一个人横压百家的时代。
恐怕鹖冠子的离开就是因为他也没办法帮武安君净化掉那些怨念,才挑战百家搜集百家经典想要找到替白起洗去怨念的方法。最终还是失败了。
“我知道你有灵,是你在主导着这些怨灵的。”无尘子平静的说道,进入了道家的天人心境,无喜无悲,冷眼旁观。
黑色的怨气凝聚出了一道人影站在了无尘子面前,身上一张张人脸在不时浮现,发出一声声常人听不到的哀嚎。
“你是随侯还是那位铸剑师?”无尘子看着人影平静的问道。
灵异重重 楼台藏绿柳
这人已经不能说是怨灵了,或者称为魇魔更合适。
江南雨和少司命都是被魇魔的出现吓到了,而北落师门在魇魔出现的一刻也是直接躲到了少司命怀里瑟瑟发抖,用爪子将自己的头埋住,蜷缩着身子,仿佛这样缩小了就能让魇魔不注意到它。
江南雨则是目光凝重,他一直不知道随侯剑胚之中还有着魇魔的存在,他一直以为随侯剑只是怨灵缠绕而已。他也终于是明白了为什么楚国那么多不弱于他的铸剑师,都没法控制住随侯剑胚了。
“你不是楚人,我不想杀你!”魇魔沙哑的开口,极力压制着怨灵的暴动。
“看来你是那名铸剑师了。”无尘子继续开口道。
魇魔看着无尘子,缓缓的开口道:“我叫千羽,随国第一铸剑师,可惜我不该答应随侯铸剑。”
黑色的泪珠从千羽的眼中落下。无尘子知道魇魔千羽是在为自己铸造随侯剑导致了那么多人为剑葬身而自责。
“你只是铸剑师,你只是在做了你认为正确的事,错的不是你,也不是随侯,也不是楚国,错的是这个世界,是战争。”无尘子看着魇魔千羽继续说道。
魇魔千羽看着无尘子,突然出手,黑色的手爪直接拍散了无尘子的浑身衣衫,死死的看着无尘子的脊骨。
“你这样很没礼貌。”无尘子无语的说道,你是千年老色鬼么,上来就拔我衣服。
魇魔千羽却没走理会无尘子,站在无尘子身后,盯着他的脊骨。无尘子只觉得背脊发汗,被一个魇魔在身后盯着看,是个人都受不了。只是他却不敢反抗,谁知道这东西是什么实力,反正比他见过的天人极境还要恐怖。
“你的道为什么要弃了?”魇魔千羽重新回到无尘子面前,他刚才就是看到了无尘子身上的大道气息才出手的,他是在观无尘子的道。
无尘子看着魇魔千羽,闭上了眼,大道气息浮现,日月星辰出现在他背后,同时还多了一片黄沙大地,而一颗种子正在黄沙中埋藏。
“我懂了!”魇魔千羽看着无尘子身后的异象点了点头,然后重新回到了随侯剑胚之中,一条白色的剑脊出现在了黝黑的随侯剑胚之上。
循环的车祸
江南雨有些木然,无尘子的道是什么,怎么就让魇魔千羽消散了,而且随侯剑居然进一步被锻造了,出现了剑脊。
少司命看着无尘子松了口气,却又是浮起一片红霞。
无尘子直接转身回到房间,换上了一套白色锦衣才出来。
而北落师门又从少司命怀里跳了出来,跑到了随侯剑胚面前,用爪子轻轻试探,一碰上去就飞快的躲到石凳后边看着随侯剑胚。发现没有事以后,又大摇大摆的走出来,直立起身体,两只前爪飞快的在随侯剑胚上拍打。让你丫的刚才吓我!怎么不能耐了?
无尘子从屋里出来,看了一眼北落师门,直接拎着它的后颈提了起来抱在怀中,你是不是飘了,魇魔千羽可还在呢。
无尘子看向江南雨,缓缓的伸出手。
江南雨愣住了,你想干嘛,要什么东西?
“剑鞘啊,你以为还有什么剑鞘能藏得住它?”无尘子无语道,刚才差点就被上了,不对,差点就死了。
江南雨这才反应过来,将同样黑色的剑鞘递给了无尘子,看着无尘子将随侯剑胚收入剑鞘之中。
“我什么时候说要把随侯剑送给你了?”江南雨愣住了,我没说过要给你啊,我只是给你看一眼而已,怎么就成你的了?
“你什么时候见过到了我手上的东西还会还回去的。而且你根本就是想用随侯剑杀了我!”无尘子将随侯剑别在腰间说道。
江南雨认真的看着无尘子,我是不是所托非人了?不过他确实是想用随侯剑杀了无尘子。
“你还不走?”无尘子看着江南雨说道,拿人的手短,所以放你一马,你居然还在这杵着,真以为我们杀不了你?
“啊?哦!”江南雨瞬间反应过来,无尘子这是放过他了,让他滚蛋隐姓埋名。转身就跑,能活着谁想死啊。至于以后会不会挑事,我又不傻,连魇魔这种东西都能摄服的变态,只要他一天活着,老子一天不出来,太吓人了。人老了还是在家颐养天年的好,出来欺负年轻人就不地道了。绝不承认是自己怕了。
ps:董狐直笔:《左传·宣公二年》:“乙丑,赵穿攻灵公于桃园。宣子未出山而复。太史书曰,‘赵盾弑其君’,以示于朝。宣子曰:‘不然。’对曰:‘子为正卿,亡不越竟,反不讨贼,非子而谁?’”“孔子曰:‘董狐古之良史也,书法不隐。’。”
翻译过来就是,晋灵公残暴,赵盾设伏想杀了晋灵公,但是失败了,然后要逃出晋国。结果还没逃出晋国的时候,他的族弟赵穿就把晋灵公杀了。然后赵盾就又回到晋国总理朝政。董狐直接在史书上写,是赵盾以下犯上杀了晋灵公。赵盾不服,说是赵穿杀的。董狐说,你是晋国正卿,逃跑了没有出国境就还是晋国大臣,回来了又不杀了以下犯上的赵穿,所以以下犯上杀了晋灵公的不是你是谁?孔子评价道,董狐是真正的史官啊,这记史不隐藏。(我觉得孔子的意思是,董狐啊,真不愧是史家,这笔法真T M的吓人。)
心诺:《晏子春秋》中有记载,有一天晏子去上朝路过东菜市一个摊贩面前,心想这肉真新鲜,下班了买一点。然后下朝以后,结果发现回家的路不过东菜市,但是还是绕路过去买了一点肉。肉贩就问他,丞相家在西城怎么跑东城来买肉呢?晏子回答说,因为早上路过的时候我在心里说了要过来买肉。于是心诺一词就这么来的,形容的是注重承诺,即使是心里承诺的也要去践行。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