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vvun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新書討論-第136章 彩禮能少點不推薦-jck32

新書
小說推薦新書新书
“盖闻唐虞象刑而民不犯,殷周法行而奸究服。今予获承太初祖黄帝之洪业,托位公侯之上,夙夜战栗,永惟百姓之急,未尝有忘焉。今虽胡虏未灭诛,蛮僰未绝焚,盗贼未尽破殄,然民众动摇,江湖骚动,为全元元,救愚奸,予兴奉九庙,今九庙将成,故大赦天下。”
“郡国系囚减死罪一等,刑徒赦为庶人,犯法匿于江湖者,在诏书前亦释除。唯谋反、不道、大逆之首恶,不用此书,其余从逆者俱赦之。”
皇帝王莽这份诏书一传到茂陵,已经在家里从春天憋到夏天的马援欢喜不已。
“看吧,我就说必有大赦!果然没错。”
是没错,但这也迟到太久了吧。
马援当初释放万脩一起逃走,跟第五伦笃定说肯定会有大赦,并非空穴来风。而是因为马援知道,从前汉到今朝,赦令这玩意,实在是太常见了。
汉朝前几代时,大赦还是一件严肃的事,一般放在新帝践祚、立后、改元、立皇太子、郊祀时例行颁布。
不过自从元帝以降,随着国力衰弱,灾异频繁,按照春秋里“灾异谴告”的理论,老实巴交的汉元帝往往会下诏罪己,检讨过失顺便来一波大赦挽回民心。
结果元帝在位十五年,十三赦。成帝在位二十六年,十四赦。
到马援渐渐长大的哀帝、平帝时,更是几乎年年颁布赦令:哀帝六年五赦,平帝在位时王莽当权,为了收买人心体现仁政,完成了五年五赦的成就,而从居摄三载到正式代汉,甚至到了半年一赦的频率。
不过自从王莽正式继位后,大赦却变得罕见起来,遇上灾害也不搞罪己诏了——诸如泾水雍塞改道,他就不承认那是灾异,反倒是祥瑞呢。而这一次大赦找的理由居然是:为修筑九庙讨个彩头。
原本马援对大赦并不太在乎,在边塞与万脩没羞没躁的落草,替天行道惩恶扬善,可不比回关中谨小慎微的活着痛快。但他的女儿对婚事唯一的要求,就是出嫁时,老父亲能光明正大在场,这让人闻之落泪的恳请,让马援愧疚不已。
盼星星盼月亮,大赦终于来了,这次宽赦范围很广,比如那个“上书为妖言”,建议王莽归位于汉被说成是疯子的郅恽都被释放。
万脩的“谋杀人”亦得以免罪,只是他现在以“任侠”之名在新秦中做了校尉,恐怕暂时没法用真名了。
这都能赦,就更别说马援那轻飘飘的“纵囚”之罪了。
马援当天就立刻出了门,大摇大摆地在茂陵大街上逛了一圈,和认识的所有人高调打了招呼,告诉县里人,他马老四又回来了!
旋即便让人去通知第五伦:“告诉伯鱼,我家的嫁妆已经准备好了。”
“他家何时来纳征?”
……
第五伦同样盼这一天很久了。
这场大赦,不但让第五伦昔日克进牢狱的几个上司得以获释,诸如因贪浊被捕的长陵县宰鲜于褒、失守边塞的梁丘赐。
平行世界不平行的爱 粗布生涯
京师无数因私铸钱而犯法的刑徒得以解下脖颈上的锁琅,脱掉身上的赭衣,高呼天子圣明。
而这也意味着,两年前,作为公府冼马被王宗牵连,因“为官失职”罪名而远徙西海郡的从兄第八矫,终于得到自由。
第五伦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便找来很受他信任的亲卫郑统,让他带着数十名第五、第八氏的族丁前往遥远的西海郡。
“一定要将吾兄季正接回来!”
这是第五伦当初答应过第八矫的,本来都打算派人硬劫了,不曾想遇上了大赦。但西海郡不太平,羌人阻塞道路,起凶恶可不是普通盗寇能比的。上一次第八矫传回消息已是半年前,第八氏派去的信使也不知所踪,第五伦只希望他还安好。
而另一方面,婚事也在抓紧筹办中,王莽暂时没改变第五伦的职务,依然是闲散大夫,但这位置就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既然现在不太好动不动辞官了,第五伦只能争分夺秒,抢在皇帝再度拍脑袋前搞定人生大事。
首先要拿下的,是婚礼纳征这一流程,相当于后世男方给女方礼金。
这年头,按照周时传下来的士婚礼制,彩礼讲究“三大件”:布、玉、马。
王侯玄纁束帛,加璧,乘马。第五伦这克奴伯,虽然是不入流的,但也算诸侯啊,彩礼要用黑色和浅红色的布,加上一枚上好的璧玉和马五匹。
要多少布呢?五两,可不是重量单位,而是长度,“两五寻,寻八尺”,则一两四十尺,五两便是二百尺,也即二十丈,第五伦家花费重金弄来上好的蜀锦丝绸。
有了三大件后还没完,随着汉时婚礼奢靡之风日盛,第五伦家还得准备礼钱,但因为王莽规定,从列侯以下不准私藏黄金,所以得换成钱币。
作为第五伦请来的宾,前任大司马严尤也与第五伦说起当年王莽嫁女儿给汉平帝时,皇室给出的礼金数量。
“孝平与黄皇室主婚事定下后,文母皇太后与太常商议彩礼之事,按照历代先君的惯例,聘皇后的彩礼应是黄金二万斤,合钱二万万。”
两个亿的礼金!第五伦咂舌,桓谭曾经和他谈及,汉宣以来,百姓赋敛,一岁四十余万万,少府所领园池收入,则是八十三万万。
当然,不贪财的王莽自是一再推辞,最后只接受了四千万,还把其中三千三百万给了十一户陪女儿出嫁的人家,自家只留七百万。
天下人都觉得王莽太委屈,于是屡屡上奏,汉家又加了二千三百万礼金,合成三千万,王莽再把其中的一千万分给九族中的贫苦人家。
这还没完,按照三辞三让的套路,王莽的左膀右臂陈崇请人代笔,写了一篇又臭又长的奏疏表现王莽的谦逊美德。王政君决定,再增加聘礼三千七百万,以表礼仪隆重。
第五伦为此还好好算了笔账:“那场婚事,皇室一共拿出来一个亿,老王家实收彩礼五千七百万。”
这笔巨款,王莽转手全给了黄皇室主,连带许多宫室、地产都归属于她名下,王嬿真可谓全天下最富裕的寡妇。
第五伦当然比不了皇室动辄几个亿的礼金,本打算弄个万紫千红一点绿意思意思就行了,但第五霸不干。
“马氏乃士族,阀阅高,这也太少了!”
第五伦笑道:“大父,我知道马文渊性情,他不会在乎这些虚礼缛节,符合古礼,凡嫁子娶妻,入币纯帛,无过五两,委禽奠雁,配以鹿皮,适量即可。”
“就算他家不在乎,但老夫在乎,邻里在乎!”第五霸不让步:“这聘礼可不止是两家私事,也得让外人看到,多了荣耀,少了丢脸。若我家聘礼不够数,那便会遭到茂陵、长陵两地豪右笑话,甚至有损你名声。”
于是,第五霸联合宗族内部各家,直接给第五伦来了场“政变”!
木凉嫣就是你们的神 小彦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老爷子表示在婚姻大事上,第五伦虽是宗主,亦是小辈,他懂个屁啊,做不得主!
便和一群老家伙替他拿了主意,最后决定,出一百万钱!
这便把第五伦好容易积蓄的钱粮掏空一半,这还是现在货币大贬值的情况下,可把阿伦心疼坏了,这都是日后起兵的倚仗啊,得,又得慢慢攒了。
除了三大件和钱,送彩礼纳征那天,还得加上五花八门的东西,除了大雁外,还有羊、清白酒、三米、蒲苇、卷柏、嘉禾、长命缕、胶漆五色丝、合欢铃九子墨、香草、鱼、鹿、乌、阳燧……算下来居然有三十种之多,搞得第五伦昏头转向。
他还算好的,起码掏得出钱娶亲,如今这股风气渐渐下移,平民百姓娶嫁也开始讲究了。
跟第五伦回到关中的猪突豨勇多是单身汉,这几个月里看上了临渠乡的姑娘,也没少求亲。可他们一年前还是奴隶和穷丁,哪来钱结婚啊,不少人在彩礼一事上犯了难。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真是急得他们抓耳挠腮,亏得第五伦一一资助。遇上狮子大开口的族人,还得搬出宗主的身份压一压。
这还只是彩礼,尚未算上同样费钱的婚宴。结婚常常会耗尽前半生积蓄,真是一飨之所费,破毕生之本业也。
体验到切肤之痛的第五伦这次是插不上话了,只能由着他们来,却也暗道:“彩礼太重、大操大办确实是恶习啊,若有朝一日我掌了权,一定要重拳出击,好好整治整治,勿使之流毒于后世两千载!”
不过这趟纳征,确实如第五霸期盼的一样,办得体体面面,显示了第五氏的富贵。
马家接了彩礼后,第五伦这边立刻开始卜算良辰吉日,定了最近的一天,得吉日后,乃使使者往辞,即告之于马援及其女。
“得期七月初七!”
……
第五氏和马家忙碌地筹备婚礼之际,皇帝大赦的消息,也沿着武关道向南传播。
这年头,天子诏令的宣布方式,若是在郡县亭舍,则在显眼之处的墙上抄写诏令,墙壁涂以白土,以储石界栏,直行隶体,亦或是写在木板上悬挂起来公布。
因为九成九的人不识字,还要有官吏向民众口头宣读,民虽老赢疲疾,常扶杖而往听之,毕竟皇帝一拍脑袋想出来的计划,可能毁掉无数人的一生。
于是乎,沿途的乡亭、市门、里门,作为诏令散布的点,都在告诉天下人大赦之事。朝廷统治力虽然越来越羸弱,但沿袭自秦汉的制度依然有顽强的惯性,维持这老大帝国的日常运转。
六月初,析县邓晔便得知了大赦的消息,他们这些普通盗贼自然在赦免之列。
但邓晔却不打算走出山林。
“我若是做一个普通庶民老实巴交过日子,能比现在作为群盗渠帅更舒服?”
朝廷是赦了罪,但已经积重难返的沉弊能改么?腐朽不堪的地方官吏能换么?若不能,盗贼们回归乡里没多久,不还是会被暴政苛行逼得再度上山么?
这世道的溃烂,百姓们的七亡七死,绝非一道赦令就能挽救。
还有,朝令夕改的习惯能变么?经历过这么多次货币改革作废,已经吃过无数次当上过许多次亏的百姓,凭什么再相信官府说的话呢?
民间对朝廷的信任早已荡然无存,邓晔自己不愿接受赦令主动出山,他的属下也大多选择留下来,继续跟邓晔打家劫舍。
“吾等宁信母牛能上树,也不信朝廷能行良政!”
……
六月中时,前队郡西部的武当县,汉水中游山林之畔,已经带着部属躲避追捕潜逃至此的贾复,亦看着手下从亭舍扛回来的赦免诏令木板。
众人多不识字,只听贾复念:“唯谋反、不道、大逆之首恶,不用此书。”
贾复是文化人,学过尚书,年少时甚至专门在亭舍里念诏令给乡亲们听,对这体例再熟悉不过。
这里的谋反、不道、大逆三罪,是一个范围很宽的概念,包括了巫蛊、诅上、叛乱等罪行,其中就包括危害天子的后继者的企图及行为。
羽山贼已经被定罪,认为他们勾结绿林渠帅们,妄图袭击第五伦的使团,谋害皇子,也列入谋反不道罪中。
当然,在官军的上奏中,贾复已经“死了”,羽山贼也被剿灭,所以换个名字的话,或许能和手下众人一起恢复正常生活。
但贾复却不愿:“那些杀害冠军县数百名无辜者的郡兵士卒,是否也在赦令之列呢?还是说,他们本就没被定罪?”
贾复已经决定和朝廷、官军不死不休,但他让群盗们自己做选择,是继续跟着他在山里讨生活,追求以后为无辜丧命的亲眷报仇呢?还是走出山林,做一个改邪归正的新朝良民。
结果除了少数几人实在是受不了山里的苦,决定放下武器走出去外,其余上千人都选择留下。
“大善。”
贾复笑道:“王莽还想赦免吾等,前事一笔勾销?做梦!”
“他这些年纵容官军犯下的累累罪行,本将军可没赦免,迟早有一天,我贾复,要去常安找他列数此罪!”
而到了地皇二年六月下旬,当王莽那份被荆州牧偷偷改了点内容,伪称首恶亦能赦免的诏令传入江夏郡绿林山时,它同绿林山外围云集的两万新军,像是两个选择,摆在马武等一众渠帅面前。
“是作鸟兽散,还是继续斗争?”
……
PS:第二章在13:00。
第三章在18:00,新的一周求推荐票。
双倍月票好像是明天开始,大家可以攒着之后几天投。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